主页 > 科技 >

乐视声明泄惊天秘密 银行人士:涉嫌挪用信贷资金-墙外楼

  网易财经4月18日讯 继网约车公司易到用车的创始人周航爆出该公司13亿元资金被大股东乐视挪用后,一石激起千层浪。昨天夜里双方隔空呛声。

  11点40分左右,乐视控股和易到发布发布联合声明对此否认,还指控周航“诽谤”,紧接着凌晨1点23分,周航又在微信朋友圈怼回去:“如果向我泼脏水能解决司机提现的问题,能协调好充值用户打不到车的问题,可以解决司机围攻易到办公室的问题,那好,可以尽管泼多点”,他希望乐视和易到“能够真正意识到并直面易到此刻的困难和问题”。

  乐视和易到昨晚为了澄清“未挪用资金一事”,还原了周航所指的13亿资金的原委,“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乐视还说,对上述情况,周航本人不仅知情,也在相关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并且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

  然而,负责公司信贷业务的银行人士看了后表示问题大了,一般房屋抵押贷款要求说明资金用途,并且专款专用。“乐视和易到的行为至少存在贷款被挪用的嫌疑,从银行角度是不合规的。出现这种情况银行肯定要求提前收贷,或者要求贷款人增加担保或其它增信措施,因为已经暴露风险了”,一位股份制银行一级分行副行长指出。

  律师方面则表示,该事件如何定性,要看当时的合同约定,北京炜衡(成都凤凰彩票网站)律师事务所廖睿律师指出,“因为乐视实际控股易到,两公司有贷款如何使用的协议。所以用乐视大厦抵押,以易到贷款,贷款实际主要被乐视使用,尚不构成挪用资金罪。不过,应该违反了银行贷款用途管理规定。该贷款用途应该是用于易到公司运营,而非乐视。银行可以督促整改,否则可以提前收回货款。被欠款的司机可以督促易到,尽快收回易到贷款,被控股股东占用的行为,以此让易到正常运转”。

  事情被爆出后,或将对乐视造成一定影响。上述银行高管指出,“银行肯定对乐视的信用评级下调,并且对他的贷款采取收贷和审慎的管理方式”,除此之外,银行也被拉下水,“大额贷款的用途被挪用是严重违规,银行也要受到监管当局的处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4月18日,易到创始人周航一句“挪用13亿资金”,瞬间将乐视和易到推动风口浪尖。

  18日晚间,乐视控股和易到发布联合声明解释13亿资金由来。根据声明显示,“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当时双方已明确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

  根据资料显示,联合贷款是由两家或数家银行一起对某一项目或企业提供贷款。联合贷款的金额一般小于银团贷款,形式与程序比银团贷款简单,没有主牵头和牵头行之分,一般只有一家商业银行担任代理行,负责同其他银行的联系,并对贷款进行管理。联合贷款也不采用公开发函邀请其他银行参加银团,而只是几家银行事先经过商讨,分别承担贷款金额,即能组成联合贷款。由于参加的银行少,联合贷款的管理费等费用小于银团贷款,使借款人减少借款成本。

  根据乐视声明显示,由于易到申请银行贷款,达不到银行放贷标准,作为易到大股东乐视,对此贷款进行增信,并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进行联合贷款,并将贷款的用途进行了分切。贷款用途为,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凤凰彩票平台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由于声明并未公布更为详细,日常经营资金周转,一般为短期流动性贷款。

  一位银行人士解释到,由于声明尚不清晰,根据商业银行贷款规则,此次联合贷款,如果易到为借款法人主体的话,乐视仅为增信抵押人,那么商业银行贷款就必须是易到使用,并且根据贷款用途进行专款专用。

  “此外,如果是以乐视控股为借款法人主体的话,商业银行给乐视控股一个规模的授信额度。那么包括乐视控股在内的所有母公司、子公司,都可以在授信额度内向商业银行申请贷款,并且申请贷款总规模不能超过授信额度。”上述银行人士解释到。

  此外,根据商业银行贷款贷后管理规则,商业银行的贷后管理人员会对贷款进行核查。如果发现贷款被挪用的话,那么根据商业银行贷款合同,商业银行有权提前收回贷款。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一面四处扩张一面资金链紧张的乐视近日又陷入新争议。4月17日,网约车品牌易到创始人周航发表公开信,明确指出易到的控股股东乐视,因自身资金短缺而挪用易到13亿资金,“不可避免的殃及了易到本身”。乐视随后回应称不存在资金挪用,反指周航做法是“农夫与蛇现代版”。

  双方各执一词,乐视“杀鸡取卵”还是周航“恩将仇报”?

  周航的公开信称,2015年10月乐视收购易到70%的股份后,乐视派出何毅和彭钢出任易到董事长和总裁,自己已退居实际管理层,但作为易到创始人,对目前易到的问题感到关切和忧虑。周航同时表示,易到的资金问题并不如外界传言般危言耸听,呼吁乐视团队“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他还特别提及,易到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并指企业在任何适合都应将维护社会稳定的责任放在第一位。

  这封公开信快速引发关注,乐视与易到也先后在当晚做出反击。乐视生态官方微博与易到官方微博先后发布《易到与乐视控股就周航恶意诽谤的联合声明》,指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用户充值金在内的任何易到资金,并对易到投入近40亿元资金和大量资源,批评周航蓄意不良。

  此举堪称农夫与蛇的现代版,令人愤慨!

  《易到与乐视控股就周航恶意诽谤的联合声明》

  易到与乐视的联合声明指,周航提及的13亿元,是一笔以易到为借贷主体、以乐视旗下产业为抵押物的14亿联合贷款的一部分,当时双方约定其中1亿用于易到、13亿用于乐视汽车的资金周转,当时周航曾签署相关文件、易到与乐视也已签署相关协议。针对易到的资金问题,声明强调,2015年乐视对易到的注资是“雪中送炭”,又称乐视一直在帮助易到渡过难关,已启动易到的上市融资。

  声明抨击周航的公开信是“打着维护用户利益的旗号,实则在司机和乘客制造恐慌、引发挤兑、误导公众、制图制造群体性事件”,又指周航截至本月仍在领取 CEO 工资,退到易到实际管理层的说法为谎言,易到将召开董事会处理周航,并就其行为追究法律责任。

  乐视回应论据单薄,周航再呼吁“真正解决司机和用户的诉求”

  但根据腾讯财经4月9日的报导,周航已于一个月前从易到离职,加盟小米创始人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去年9月,周航也曾对媒体透露自己已经不再分管易到的具体业务。

  网易财经引述的业内人士指出,如果周航所言属实,从银行角度来看,乐视和易到的行为至少存在贷款被挪用的嫌疑。面对这种情况,银行通常会要求提前收贷或贷款人增加担保或其它增信措施。该名人士还指出,事情爆出后,当事银行可能会下调乐视评级,且因为大额贷款的用途被挪用涉严重违规,银行也可能会受到监管部门处罚。

  在乐视和易到的联合声明发布后,周航本人也于4月18日凌晨于微信朋友圈回应,表示自己“清者自清”,乐视的声明是在向他泼脏水。他呼吁乐视“在将脏水泼向我的同时,能够真正意识到并直面易到此刻的困境和问题,期盼你们能够真正去解决司机和用户的诉求”。

  如果,向我泼脏水能解决司机提现问题,能协调好充值用户打不到车的问题,那好,可以尽管泼多点。

  周航4月18日凌晨在微信朋友圈回应

  资金问题引发恐慌,易到司机公司门口集体提现

  虽然尚不知晓这桩“罗生门”中的是与非,但易到的资金问题无疑已被证实,再加上乐视最近几月的资金问题,市场的恐慌估计在所难免。据21世纪经济报导的报导,4月18日易到公司门口已出现司机集体提现的场面,门外也有数十辆警车维持秩序。

  事实上,去年11月乐视掌门人贾跃亭承认资金困难后,易到已因拖欠供应商费用被市场质疑资金链出现问题。

  “罗生门”的背后,是资金状况左支右绌的乐视

  不过,市场对易到资金链的担忧,可能更多来自对乐视的疑虑。

  乐视拖欠供应商百亿人民币、缓发员工工资和停止出货以筹集现金流等说法已流传数月。此前,一张已被证实来自小米创始人雷军的微信截图显示,几大供应商曾告诉雷军乐视欠款总额超过150亿人民币。乐视掌门人贾跃亭也在去年11月罕见地承认,“我们的资金和资源其实非常有限”,而财新网近月一项不完全统计也显示,乐视资金缺口至少有200亿元人民币。

  去年11月中旬,乐视获得包括海澜集团等十几家中国企业提供的共6亿美元投资,短暂缓解了紧张局面,贾跃亭也在12月出席“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时称乐视资金链问题已经解决大半,将在三、四个月内恢复正常。

  然而,根据4月13日《硅谷商业杂志》的报导,为缓解资金问题,乐视已将其位于加州圣何塞(San Jose)的美国总部大楼出售给深圳一间名为 Han’s Group 的光伏新能源公司,而就在周航发布公开信的4月17日,乐视刚刚宣布停牌讨论重大资产重组。

  声音

  2016年底乐视自己爆发资金问题,波及了旗下所有的链条,易到概莫能外,但和乐视体育等线上服务不同的是,易到资金出了问题,不是停一个区域服务的问题,而是面临整体瘫痪的风险。于是易到的局面就成了以下一条危险的闭环:司机提现困难——司机不接单——用户打不到车——用户要求退款——加剧资金困难。

  知乎用户 WIKIF

  为了驳斥周航“诽谤”,乐视不惜自曝真相:在易到重新陷入困境,融资层层受阻的时候,乐视以易到作为标的,向银行贷款14亿人民币,但其中的13亿人民币都划给了乐视“生态汽车”,只有1亿人民币留给了易到。已经油尽灯枯的易到,被控股它的乐视榨干了最后一滴价值……易到成了引爆乐视挪用银行贷款资金的定时炸弹,甚至是压垮乐视财务危局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已经是它对这场始乱终弃的交易,以及乐视这家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奇葩的问题公司,所能给予的,最痛快的报复。

  科技媒体 Pingwest 创始人骆轶航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回想起乐视体育342天前的80亿元B轮融资盛宴,一切恍若昨日。那看似是上帝馈赠给乐视体育等所有赴宴者的礼物,暗中却已标明了沉重的价码。

  他们未能料到,剧变来得如此之快。

  一个春寒料峭的午间,北京电通商务园区某座办公楼下,乐视体育国际足球几位员工正过着烟瘾。路过的其他部门同事跟他们开起玩笑,“兄弟,以后公司全靠你们了。”

  “我们的(英超)版权明年恐怕也没了……”被开玩笑的人猛抽口烟,摇头讪笑着。

  他们未能料到,剧变来得如此之快。

  2017年2月28日,乐视体育官方微博确认,因欠款逾期失去亚足联版权。两天后,中超这块国内赛事的头部资源同样失守。

  凭借海量版权,这家中国互联网体育明星公司搭建起一个足以资本市场为之疯狂的产业生态。抑或是由于此前不计成本的野蛮生长,又或是受累于贾跃亭的资金危机,它被迫停下百米冲刺式的蒙眼狂奔,领受着生死焦虑的折磨。

  回想起乐视体育342天前的80亿元B轮融资盛宴,一切恍若昨日。那看似是上帝馈赠给乐视体育等所有赴宴者的礼物,暗中却已标明了沉重的价码。

  资本、故事、明星的身影在乐视系公司总显露无疑。

  蒙眼狂奔时代

  谁在挤入资本狂欢

  2016年4月12日,北京市798艺术区“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内,乐视体育B轮融资发布会现场,各路投资人手持香槟红酒,觥筹交错。

  这是一场中国互联网体育时代的资本“狂欢节”。

  娱乐圈明星同样不甘寂寞,孙红雷、杜江代表10多位明星投资者参与其间。因夫破产再次复出的刘涛,是明星股东中出资最多之人。

  5000万元的投资份额,如按照每集片酬40万元计算,相当于这位女演员拍摄两部多《芈月传》(每部81集)的税后收入。

  如今有人替刘涛捏着一把汗,担心她的血汗钱打了水漂。而在当时,甚至有投资人每天往乐视体育创始人、CEO雷振剑的办公室送去鲜花,希冀着可以像刘涛一样,加入这场“花车游行”。

  乐视体育生逢其时,2014年3月完成工商注册7个月后,《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出台并提出目标,到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规模将达到5万亿元。

  这块中国体育产业的诱人蛋糕,成为各路资本争食的对象。跻身其间的乐视体育,却是最会讲故事的那个。它告诉投资者,它在赛事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应用服务四大业务板块的全面布局,已经让自己成为全球唯一一家拥有全产业链与创新生态的互联网体育公司。

  在头部赛事版权方面的野心,让乐视体育的资本故事颇具说服力。

  一如2015年10月28日,当乐视体育宣布以将近1.1亿美元的最高报价,买下2017-2020年亚足联在中国大陆地区共计1000多场比赛的全媒体版权和信号制作权时,它击败了包括CCTV、体奥动力、欧迅体育等强劲竞争者。

  对头部版权的狂热,在2016年2月23日莅临高潮。乐视体育当天宣布,以27亿元的价格,买断中超2016和2017赛季的新媒体独家转播权。

  “我已经确定,我抛出去这个球(中超版权),乐视(体育)一定会接。”李义东曾对懒熊体育分析,当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天价拿下中超五年(2016-2020年)全媒体版权及信号制作权时,他掂量了众多新媒体体育公司,在中超方面有着强烈企图心,又够胆放手一搏的,“非乐视体育莫属。”

  业界共识认为,国内体育赛事头部版权中,具备持续创收价值的,只有CBA和中超。签约体奥动力之前,乐视体育的CBA版权又非独家。

  乐视体育创始人雷振剑在自己朋友圈上形容过他与体奥动力谈判时的场景:“从晚上八点到凌晨三点,一次双方锁门谈不拢不许走的对话,一场可以值得终身回味的谈判……感谢时代可以让人蒙眼狂奔。”

  上万场比赛版权,让乐视体育在B轮融资中赢得投资方欢心。这家公司原打算融资30亿元,最终融资80亿元。高达215亿元的融后估值,相比11个月之前的A轮融资,暴涨7倍有余。

  腾讯科技曾在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前披露,截至2015年11月30日,这家公司营收2.91亿元,毛亏损3.84亿元,净亏损5.69亿元,预计全年亏损超过6亿元。

  而凯撒旅游2016年3月16日的公告则透露,截至2015年底,乐视体育未经审计总资产44.420亿元,净资产4.08亿元;2015年全年未经审计营业收入4.17亿元。

  流量导向不计成本

  负毛利阴影

  不计成本的头部版权是乐视体育资本故事的内核,亦是这场资本狂欢盛世下的阴影。

  一家主动放弃乐视体育B轮融资的投资机构,以运营英超版权的新英体育举例,新英体育在亏损六七年后才勉强盈利,其持有的英超版权又将在2017-2018赛季结束后到期。再想续期时,版权易手报价更高的苏宁。

  “体育内容业务很难赚钱,乐视体育所描绘的生态需要大量资金长期投入,这不是一般企业能承受的。“该投资机构负责人对腾讯财经表示,乐视体育可能跳进了一个更大的坑。

  这并不妨碍乐视体育天价购置版权,更不影响它在追逐流量和用户,“不计成本”地运营版权。

  2016赛季中超240场比赛,不管在哪个比赛现场,几乎都能出现两位乐视体育记者的身影。乐视体育内部人士估计,两位记者每场比赛的差旅支出多达数万元,“但他们发回的视频报道的流量价值,有时只有一万元左右。”

  在资本的支撑下,乐视体育内部运营管理效率没有及时跟进。运营费用之高,令业界惊诧。

  乐视网体育频道的十多位员工,是乐视体育的初创团队。成立两年多时间,这家公司的员工总数飙升至上千人。公司的管理体系和执行能力未能跟上膨胀的规模。

  2016年10月11日,国足客场对阵乌兹别克斯坦,拥有亚足联12强赛版权的乐视体育,派出三十多人的报道团队,包括转播组、章鱼tv、纪录片组、节目组、采编组等等。这一人数接近同行的CCTV5的四倍。

  乐视体育报道团队在乌兹别克斯坦包车五六辆,“开往球场时浩浩荡荡”,每个小组在向上级提出流量导向的出差需求时,基本能得到应允。然而,在流量至上的指挥棒下,鲜有管理层在意30多人出国采访的性价比。

  成效卓然。截止2017年1月,乐视体育宣布全终端UV数相当于行业第二名与第三名的总和,自称互联网体育第一媒体。其2016年4月推出的乐视体育超级会员产品,在9个月内达到300万人。

  乐视体育还宣布,该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是2015年的6倍,即超24亿,另一方面,他们又将负毛利控制在30%-50%以内,列为公司2017年媒体业务的理想经营目标。

  雷振剑此前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坦承,自己做过很多次推演,如果现有体育新媒体格局保持不变,媒体成本保持不变,公司即使做到极致,新媒体永远是一个负20%毛利的业务线,“如果商业模式没有质变,这个概念永远成立,也就意味着媒体业务再怎么弄也是个亏损业务。”

  激进的销售策略

  流量与客户断裂

  作为中超天价版权流转的末端,变现一直困扰着乐视体育,这从它的广告销售压力中窥见一斑。

  与体奥动力签约不久,乐视体育将此前10亿元的2016年度广告销售额上调至15亿元。这意味着,2016赛季中超版权的广告销售任务为5亿元。

  “就像广州恒大、北京国安这样的热门比赛,每场比赛可能产生一两百万的uv,其他比赛多则几十万、少则十多万。按照一个uv市场价一元计算,且在所有uv全都变现的情况下,我们恐怕连3亿元的任务都完不成。“乐视体育销售团队一位前成员抱怨。乐视体育的销售团队一度有30多人,此后陆续离职三分之一。

  不过,在向广告客户展示自身形象时,乐视体育毫不吝啬。

  2015年7月30日,皇马与米兰两家世界豪门球队在上海举办友谊赛,乐视体育同期同地举办客户答谢会。

  不管是老客户,还是“那些永远不可能给乐视体育投广告的客户”,如提出参会申请,乐视体育几乎都愿意负担其往返交通费用,以及在上海香格里拉大酒店的住宿费用。

  共计百余人参加这场客户答谢会,与会者免费观看了那场豪门对决,还分别获赠一套价值千元的皇马球衣、一双价值1400元的足球鞋,以及一台价值千元的乐视手机。

  “客户答谢会的效果转化率好与不好,事后没再关注了。“上述乐视体育销售团队前成员说。

  互联网思维和擅长营销,是乐视体育留给市场的印象。尤其是贾跃亭极具个人特征的营销术。但事物总会有两面,当事实呈现出另一面时,喧闹或许就变成笑话。

  2016年3月29日,2018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最后一轮,国足击败卡塔尔,进入亚洲区12强赛。这意味着乐视体育至少可以再直播10场国足的12强赛,此前重金购置的亚足联版权升值不少。

  贾跃亭很是兴奋,他在个人微博上写道:“0.1%的奇迹,不能再狂喜了,从今天开始,中国足球只在乐视体育!谦虚的说,乐视体育拥有12强赛的独家版权,而且是全!媒体!独家!淡定……”

  一位网友提议,“贾老板应该赠送国足队员每人一台乐视手机作为奖励“。贾跃亭当即将奖励升格,在个人微博上承诺,赠送每位国足队员一台乐视电视加一台乐视手机。他还@了雷振剑和刘建宏两位乐视体育高层。

  部分国足队员后来收到礼物。被遗忘的队员在比赛或集训间隙,遇见乐视体育的记者偶尔会开句玩笑,“你们到底行不行啊,我们的电视呢?”

  生态圈虚与实

  打卡半年被裁员

  成本的高企、运营的铺张、营收的窘态,并未阻碍乐视体育勾勒所谓生态的决心。

  2015年2月开始,乐视体育野心勃发,赛事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应用服务的业务布局,彰显出它对中国体育产业这块蛋糕的食欲。

  “通过版权内容搭建起一个用户平台、一个生态圈,这种想法很好,但乐视体育不该做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比如智能化板块中的自行车、电动滑板车、运动相机等硬件。”一位乐视体育版权竞争对手认为,这家公司在既做生态,又包揽生态的每一个环节时,已经偏离体育产业的自身发展规律。

  有人开玩笑说,乐视电视至少在价格上取得革命性突破。而乐视体育的智能自行车,虽然将gps、重力感应、海拔感应等功能集于一身,但最终“连价格都没突破”。何况,智能自行车并非刚需,无法解决用户的痛点。

  在互联网应用服务板块,乐视体育亦存在力有不逮的环节。

  2016年5月,它与国内某知名票务公司合资,成立了一家具备互联网体育票务概念的新公司,号称其票务代理范围将覆盖国内外联赛和商业赛事。

  为推进这一项目,乐视体育以更具竞争力的薪资,自其他票务公司挖来数名员工。在分管副总裁调走之外,项目推进遇阻,这些员工“打了半年卡之后”,被公司以人员优化之名裁掉。

  各个板块的拓展,乐视体育几乎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还可能宣布某位业界大咖的加盟,业界大咖还可能带来一批自己的干将。

  “但不是每位大咖都名副其实,也不是每个部门都在认真做事。”一位乐视体育中层说,他的部门在裁掉1/3的员工之后,业务开展“丝毫没受影响”。

  烧钱模式难继

  因为“缺一个好爹”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锤炼,乐视体育在亚足联、中超等头部版权的直播运营方面逐渐成熟。有人认为,它即将完成体育内容产业链的卡位。

  这时,资金却骤然紧张起来。

  进入2016年11月,乐视体育高层下发口头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员工出差,除非得到总编辑特批。公司员工想不通,过去一场国足集训,就会派往现场六七个记者,风向怎么说变就变。

  六天之后,贾跃亭发表全员内部信,反思乐视烧钱扩张,将结束乐视蒙眼狂奔的草莽时代。

  又过一周,国足在12强赛坐镇昆明迎战卡塔尔,乐视体育到场报道团队不到十人。远征乌兹别克斯坦时的30多人报道团队,可能是这家公司最后一次挥金如土。

  “财务部门在制定年度预算时,至少得保证这一年的钱够花吧。”乐视体育员工猜测,银根紧缩或许与乐视控股拆借公司资金,用于乐视非上市公司业务有关。

  接近乐视体育的知情人士告诉腾讯记者,乐视体育完成80亿元B轮融资后,79亿元都被乐视控股挪走,只留给乐视体育1亿元。其中,约30亿元属于乐视体育归还乐视控股的前期欠款,约40亿元被乐视控股控制,这部分资金很可能被贾跃亭用于汽车、手机等乐视非上市公司业务。

  随着多项版权合同陆续到达付款期限,1亿元仅是杯水车薪,乐视体育承受着巨大的屡约压力。乐视体系内部几大业务之间互相腾挪资金不是秘密。据腾讯财经了解,乐视体育已支付给体奥动力的12.5亿元中超版权费中,便有部分来自于易到用车的融资款。

  腾讯财经将上述信息发给乐视体育求证,截止发稿未获回应。

  2017年春节之前的最后一次中层会议上,刘建宏还在安抚下属,让他们“回家过个好年”。“建宏说,等孙宏斌的投资到账,贾跃亭挪用的30多亿元还回来,再加上B+轮30多亿元的融资快谈妥了,春节后就不缺钱了。“

  腾讯财经获悉,迄今为止,孙宏斌的投资仍未到账,此前有意领投乐视体育B+轮融资的首钢集团也已退出。受困于资金压力的乐视体育,接连在F1、ATP、英超、中超版权上出现欠款问题,而F1、ATP已经决意起诉乐视体育讨债。

  一些员工早早意识到,中超版权可能保不住了。因为乐视体育在2016年年底优化员工结构时,裁员最多的便是跟中超版权有关的部门。

  国足杀入12强赛带来的振奋,加之广州恒大、上海上港、江苏苏宁等中超球队在亚冠赛场上战绩彪炳,都让这些员工愈发在意亚足联版权去留。

  本赛季亚冠首轮结束,“亚足联版权可能不保”的消息在乐视体育内部传开。有人期望着,公司可以像处理英超版权欠款问题那场,在最后一刻(2016年12月26日晚)绝杀成功(与新英体育达成和解)。

  期望最终落空。乐视体育本应按时向亚足联支付的一笔2675万美元的版权费用出现逾期,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这家公司在3月初前后一周,接连失去亚足联和中超两块头部版权。

  少数乐视体育员工心灰意冷,他们转向加盟苏宁体育,后者目前是亚足联和中超版权的接盘方。

  “互联网创业公司很多都存在人浮于事、管理混乱、胡乱烧钱的现象,乐视体育不是孤例。但这次问题集中爆发,还不是因为没钱吗?”一位打算离开的乐视体育的员工说,“要怪,就怪我们缺一个好爹。”

  视频基因破局

  全媒体布局能走多远

  资本市场留给乐视体育的耐心已经不多了,壮士断腕式的调整,或许是乐视体育的无奈选择。

  目前,乐视体育组织体系由之前的四大板块布局,变为新媒体及线上事业群、线下商业事业群和体育消费业务事业群三大事业群。

  “每个事业群下分几个事业部,每个事业部都是自己的P&;L损益主体。过去可能某个部门只背收入,现在它要把成本、费用全背进去。”雷振剑在2016年年底公开表示。

  人事调整同时推进。包括张志勇、于航等乐视体育高层陆续离职,200名左右的员工被优化出局。

  上述调整能否消弭它连失亚足联与中超两块头部版权带来的影响?

  乐视体育在运营亚冠版权时,涉及中超球队的默认直播流一律免费。2017年2月21日,高层临时作出调整,将此前页面上的默认免费流,改为面向乐视体育超级会员的付费流。

  “页面还保留着免费流,切换以下即可。大部分网友不懂这些,我们默认那个流,他就看那个流。“这项调整,在推广乐视体育超级会员起效,亚冠首轮新增会员收入突破750万元。

  亚冠次轮比赛开始,乐视体育已经丧失比赛直播权。6天前临时充值的新增会员,以及其他部分会员,提出维权诉求。

  乐视体育最大的两块收入,分别来自300万会员,以及过去一年十多亿元的广告销售。失去亚足联与中超版权,不仅可能影响上述收入增长,更伤及乐视体育,乃至与乐视体育版权高度绑定的乐视视频与乐视tv的信誉。

  这可能还不算最大的损失。

  乐视体育尽管号称布局全媒体,但与新浪体育等老牌体育频道动辄上万的新闻跟帖相比,它的一条新闻跟帖量很难过百。

  乐视体育的基因沿袭自乐视视频,本质上自带视频网站属性。

  “从工作流程、用户习惯、人员储备、考核体系等各个方面来看,我们都以视频为导向,公司流量更多依靠版权直播引流。这是我们的基因衍生品,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模式。“多位受访的乐视体育内部人士认为,失去头部版权,最受伤的还是乐视体育的视频基因。

  最悲观的看法是,“乐视体育的局基本破了,没多少子弹可以打了。”一位乐视体育B轮投资方反问腾讯财经,“你觉的还会有人给(乐视体育)钱吗?”

  鉴于这种市场环境与预期,乐视体育也试图通过借壳加强投资者信心。

  在与B轮股东签订的协议中,这家公司承诺,将在2018年12月31日前挂牌,否则按照“全部投资款+12%/年(单利)计算的最低收益”,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全部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且A轮股东优先。

  上述回购条款,推动乐视体育自2017年2月开始,加入中体产业22.0733%股权的四方争夺。中体产业贵为中国体育产业第一股,市盈率高达260多倍,这笔股权的交易对价可能超过40亿元。

  同时,中体产业公告中提出对受让方的要求条件中,包括“最近两年连续盈利”与“拥有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的优质资产”等指标,这也是乐视体育借壳上市的潜在障碍。

  这不是一个好壳,但依旧需要乐视体育放手一搏。

  回想一年多前,乐视体育重金摘走中超版权那天,雷振剑曾在朋友圈意气风发:“我自己把自己扔出半空中,但为了看到更好的风景,为了打造真正的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没有退路,义无反顾。”

  一年之后,他在反思这场危局时说,“少了亚足联、中超IP合作,乐视体育其实更安全了,像以前那样野蛮生长反而危险。“

  是否能从蒙眼狂奔式的野蛮生长,到精细化运营的长青企业。对乐视体育而言,前路道阻且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今天(18日)美国《防务新闻》报道传说中早已开赴朝鲜海域的三支航母打击群其实哪儿都没去,卡尔·文森号至今还在距离朝鲜6000公里之外的巽他海峡和澳大利亚海军搞例行演习,罗纳德·里根号预定维修到5月底在日本根本没出港,尼米兹号更是远在南加利福尼亚休整。

  111111

  Nothing to see here: US carrier still thousands of miles from Korea

  By: Christopher P. Cavas, April 17, 2017 (Photo Credit: MC2 Sean Castellano, US Navy)

  WASHINGTON – For more than a week, media reports in the U.S. and around Asia routinely have mentioned the approach of the USS Carl Vinson carrier strike group, seemingly implying an attack on North Korea could be imminent. But a week after the U.S. announced the carrier and its escorts would leave Singapore, forego port calls in Australia and instead return to Korean waters, the carrier and its group had yet to head north.

  Rather, the ships were actually operating several hundred miles south of Singapore, taking part in scheduled exercises with Australian forces in the Indian Ocean.

  On Saturday – according to photographs released by the U.S. Navy – the carrier passed north through the Sunda Strait, the passage between the Indonesian islands of Sumatra and Java. It’s about 3,500 miles from Korea.

  U.S. Navy officials in Pearl Harbor and Washington declined to comment on the ship’s movements, other than to confirm the April 15 movement through the Sunda Strait. Off the record, several officials expressed wonderment at the persistent reports that the Vinson was already nearing Korea. “We’ve made no such statement,” said one official.

  Those same officials did not push back on reports that the Vinson would return to Korean waters, where the strike group operated for much of March as part of the annual U.S.-Korean Foal Eagle exercises. While declining to confirm a specific date, they did not dispute speculative media reports from South Korea that the strike group could be in the region by April 25 or so.

  Officials did, however, flatly deny reports that three U.S. carrier strike groups were being directed to mass off the Korean peninsula in a few weeks.

  Speculation has been rising that the Ronald Reagan and Nimitz strike groups could join with the Vinson. The Japan-based carrier Reagan, however, is in a maintenance period at Yokosuka scheduled to complete in May. The Bremerton, Washington-based Nimitz and her strike group is off Southern California, nearing the completion of its major pre-deployment exercise. The ship is scheduled to deploy this spring to relieve the Vinson in the Western Pacific.

  The Vinson’s return to Korea was ordered on April 8 by Adm. Harry Harris, commander of U.S. Pacific Command. On April 11, Defense Secretary James Mattis – having just met with Harris in Washington – noted that no specific incident prompted the order to curtail the exercise program and head north.

  “She’s stationed there in the western Pacific for a reason,” Mattis told reporters at the Pentagon. “She operates freely up and down the Pacific, and she’s just on her way up there because that’s where we thought it was most prudent to have her at this time. There’s not a specific demand signal or specific reason why we’re sending her up ther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